生命的极限


闲来无事,我在家喂了三只兔子,一公二母,兔下崽一月一窝,一年下来,已有

百余只了。

到了冬天,本不应是兔病流行的季节,我的兔却不吃食了,整天耸拉着脑袋,微

着眼,一动不动,精神恹恹的。我一个月前都给它们打过“三联”疫苗,也没特别

意。谁知,有一天一只兔突然窜出兔笼,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儿,蹬腿死了。接下来,

三天时间,大兔小兔死了九十来只,几乎全军覆没了。

我伤心极了,想想自己一年来起早贪黑割草扒树叶,买料买药早喂晚喂,这些兔

怎么说死就死了?

余下来的几只兔情况也不乐观,卧在那儿铨成个团儿,头一栽一栽,似乎总要跌

倒。

我把一只死兔装进一个编织袋内,去兽医院让医生解剖化验,心想:总得把病因

弄清,抓些药给那些没死的兔子吃吧,它们毕竟是生命啊!

医生用手术刀将兔的肚子拉开,用钳子拨拉着内脏,仔细查看后说:“这是兔瘟

啊,目前尚无治疗的药,只有预防。”

我说:“能不能开些药?还有几只没有死,总不能不管吧!”医生拉下手套说:

“那就开一点,试试吧。”

从兽医院回来,我把药碾碎后拌进兔料里,兔子见到送进来的食,闻闻,就又扭

头不吃。只有一只兔,一只母兔先抬头望了望我,像是得到鼓舞似地狼吞虎咽吃起来。

我眼睛一亮,这只兔没事儿!

二天,不吃料的兔先后都死了。那只母兔看上去还可以,料照吃,水照喝,该蹦

就蹦,该跳就跳。几天过去,它竟然生下了一窝兔崽子,我查了查,整整11只!我于

是格外照顾尚存的母兔,喂它苹果、萝卜、青菜、黄豆......

小兔羔儿在母兔的精心照料下,已经能跳出产房喝水了。

一天清晨,我去喂兔,发现母兔卧在那里动也不动,用手一推,竟然倒了,原来

已经死了!这又是什么病?我心疼那些小兔羔儿会被母兔传染,便又将母兔带到兽医

院让医生解剖。

“这兔的肝脏都溃疡了!”医生拿钳子夹住兔的肝脏让我看,我不禁倒吸了一口

凉气,“兔瘟,还是兔瘟!”

年老的医生看着我,摇摇头:“从病情上看,这只兔患病已有一个多月了,一般

来说,兔子得这种病少则几分钟,多则36小时就死了啊......这只兔却活了一个多月,

不可能不可能啊!”

我告诉医生:“我知道原因了,因为这是一只怀了孕的母兔!”

回家后,我把那只母兔深埋在一棵果树下面......


感想区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