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返回书香年华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
作者: S.A.阿列克谢耶维奇
出版社: 花城出版社/铁葫芦图书
副标题: 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
原作名: Voices from Chernobyl
译者: 方祖芳 / 郭成业
出版年: 2014-6-15
页数: 280
定价: 34.80元
装帧: 平装

《吾国与吾民》
作者: 林语堂
出版社: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译者: 黄嘉德
出版年: 2006-2
页数: 326
装帧: 平装
丛书: 林语堂文集

简介:1986年4月26日,史上最惨烈的反应炉事故发生在切尔诺贝利。这是史上最浩大的悲剧之一。作者访问了上百位受到切尔诺贝利核灾影响的人民,有无辜的居民、消防员、以及那些被征招去清理灾难现场的人员。他们的故事透露出他们至今仍生活在恐惧、愤怒和不安当中。

本书将这些访谈以独白的方式呈现,巨细靡遗的写实描绘,使这场悲剧读起来像世界末日的童话。人们坦白地述说着痛苦,细腻的独白让人身历其境却又难以承受。

简介:《吾国与吾民》(My Country and My People)又名《中国人》,著于1934年春夏秋三季,是林语堂在西方文坛的成名作与代表作。由于该书将中国人的性格、心灵、理想、生活、政治、社会、艺术、剖释得非常美妙,并与西方人的性格、理想、生活等作了相应的广泛深入的比较,在海内外引轰动,为美国许多知名人士推崇备至,被译成多种文字,在西方广泛流传。

网评:与死亡相伴而来的是苍白无力的呼喊!作为纪实文学,作者却逼真地代入事故主人公所感受到的恐惧,无奈,焦灼与几乎喘息着的爱,以几乎共情的呼喊牵动着你的神经。但你看到的却是一个个沾满血的奇异又残忍的故事,不忍卒读,眼泪早已滑了下来。你还能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

去年六月买到这本书,无论怎么努力,无论怎么强迫自己,看到三分之一就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了。

这里没有英雄,没有什么值得书写

网评:是吾国而非你国,读来字字珠玑。林先生是个妙人,人性历史哲学被他轻巧地揉在一起,写出来时变得规矩而讨巧。中国人在林先生眼中是这样的:乐观的现实主义者,不多想未来却实实在在地耕耘于现在。少了些思辨的烦恼,却有自己的快乐。

只有先秦和五四时期的书还能看,因为学术的根本在于质疑与反省,但本书,我认为有一种在外国人眼里给中国人争脸的嫌疑,有些自我陶醉的美化。

返回首页 返回书香年华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作者: 高铭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副标题: 国内第一部精神病人访谈手记
出版年: 2016-1-1
页数: 350
装帧: 平装

人间失格》
作者: [日] 太宰治
出版社: 武汉出版社
原作名: 人間失格
译者: 烨伊
出版年: 2011-12
页数: 240
装帧: 平装

简介:这本书,是一群误入歧途的天才的故事,也是一群入院治疗的疯子的故事。
这本书,是作者高铭耗时4年深入医院精神科、公安部等神秘机构,和数百名“非常态人类”直接接触后,以访谈形式记录了生活在社会另一个角落的人群(精神病患者、心理障碍者等边缘人)的所思所想。
这本书,是国内第一本具有人文情怀的精神病患谈访录。在与精神病患对话的内容里涉及到生理学、心理学、佛学、宗教、量子物理、符号学以及玛雅文明和预言等众多领域。表现出精神病患看待世界的角度和对生命提出的深刻观点,闻所未闻却又论证严谨。
他们说。
• 绝对四维生物眼里,我们只是蠕动的虫子
• 肤浅的男人,必然被基因先进的女人毁灭
• 孩子,你是我创建的角色,生死皆有我定
• 你追求的那点可怜的光明,根本不值一提
• 飓风不是虚幻,你还未信,我已死于狂风
• 睡梦中我狰狞的表情,吓破世人胆却仍无解
• 我们的生命,只是未知长河中的一个小碎片
• 我有三只小猪,我杀死了其中两只,而已
这本书,能够让人们真正了解到疯子抑或天才的内心世界。
大部分人都乐于成为社会群居动物的一员,所以会对从不同维度看待世界的人心存疑虑,甚至是不假思索的否定。
可是,定义一个人是天才还是疯子又有什么真正的标准呢?
相信这本书会给你一个近乎完美的答案。

简介:人间失格,即丧失为人的资格。由序、第一手札、第二手札、第三手札、后记共五个部分构成,其中序和后记以作者口吻叙说,三个手札则以主人公叶藏的口吻叙述。主人公叶藏胆小懦弱,惧怕世间的情感,不了解人类复杂的思想,继而通过搞笑取乐别人,隐藏真实的自己。后来发现饮酒作乐似乎更能逃避这个世界,于是终日放浪形骸,通过酒精、药物、女人来麻痹自己,最终走向毁灭。他被身为人最真切的痛苦所折磨,终其一生都在自我厌倦下寻求爱,逃避爱,最后只能毁灭自己。

网评:不知道别人读《人间失格》第一手札时是否也能很惊惶的找到很多能对号入座的点,为什么想要隐匿自身,又得取悦他人,抑或是取悦他人正式藏匿自身的一种好方式?读到它我才想到自己也很这样“无耻”的经历过学生时期,才知道自己也是一个这样的胆小鬼。 较之这几年读过的最喜欢的绝望书阿乙的《火星》,太宰治阐述绝望的方式并没有恶狠狠的直面道来,而是在平日里的细水生活中温柔的述说,绝望应当是没有比较性的,“一切都将会过去的”这样无奈又现实的话语竟然也无可奈何的充当了结尾。我喜欢《奔跑吧梅勒斯》里响亮的两个耳光,它打出了我无声的眼泪,庸俗的人,永远都会带有怀疑吧,或者说怀疑才能让人更舒服的生存吧。 无论人间如何失格,怎样才能带着自己的良心坚守自己那只有自己和爱自己的人才觉得重要的人格呢?

一定会有很多人厌恶太宰治这种懦弱厌世的气质,没错,生而为人,总是有两面,有的人生来就是思考消极面的,他当然有足够理由不选择生。正如卡夫卡所说,你在有生之年就已经死了,但却是真正获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