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物 家族 世界和宗教 经典对白

世界

地理

《冰与火之歌》的故事主要发生在维斯特洛大陆上。它的面积与南美洲大致相等[1] 。但因为极端寒冷的天气以及当地居民野人的不友善态度,极北地区仍有大片未经勘测的土地。维斯特洛的北部与南部大体相当,人口却比南方稀少的多。维斯特洛最主要的五座城市,按大小排列分别是:君临,旧镇,兰尼斯港,海鸥镇和白港。 另有两块大陆与维斯特洛处于同一世界当中。广阔的厄索斯大陆(Essos)位于狭海对岸以东。离维斯特洛最近的外邦政权是自由贸易城邦,一组位于东大陆西部海岸的独立城邦。东大陆一直延伸到南方海岸线的土地,统称为夏日之海地区,包括吉斯和瓦雷利亚的废墟,那里原本是维斯特洛坦格利安诸王的故乡。 维斯特洛以南是索佐尔约斯大陆(Sothoryos),对这块大陆所知甚少,只知道那里的生活着黑皮肤的居民,而且“丛林密布,瘟疫横行,大块土地未经开发”。

维斯特洛的地区

在征服战争统一维斯特洛之前,维斯特洛被划分为许多独立的王国。在伊耿征服之后,坦格利安王朝将所谓七大王国合并,把维斯特洛划分为四个主要区域——北境,南境,东境,西境,任命当地的一位封臣为每个区域的守护和管理者。在本书的开篇,兰尼斯特家族为西境守护,史塔克家族为北境守护,提利尔家族为南境守护,艾林家族为东境守护。大陆基本被分为九个区域。

北境the North

北境是颈泽以北的地带,临冬城的史塔克家族作为北境之王和伊耿征服后的北境守护已统治了数千年之久。北境十分严寒,人口也比南境少得多,当地大部分居民都信仰旧神,但有一部分,主要是白港附近区域信仰七神。本地区的北部边界是绝境长城,那是守夜人军团的驻地。北境与南境被颈泽分割开来,那是一个遍布沼泽的地峡。矮小的泽地人居住在颈泽当中,他们的头领是临冬城的下属黎德家族。颈泽的狭隘崎岖,地形复杂,使之成为北境不受侵犯的天然屏障。北境的私生子姓雪诺(Snow)。

铁群岛Iron Islands

铁群岛是位于大陆西海岸铁民湾中的一组群岛,它们分别是派克岛,大威克岛,老威克岛,哈尔洛岛,盐崖岛,黑潮岛和奥克蒙岛。居住在艰苦岛屿中的居民被维斯特洛其他地区称为铁民,他们则自称“铁种”。在征服战争灭绝了黑心赫伦的血脉后,派克岛的葛雷乔伊家族被选为铁民的统治者。在征服者伊耿到达之前,铁民统治着河间地以及维斯特洛西海岸的大部分地区。铁民是大海的子民,他们的海军优势曾经无与伦比。安达尔人入侵铁群岛后他们与当地人通婚,他们的后代放弃了安达尔人的七神信仰,转而皈依淹神。铁群岛的私生子姓派克(Pyke)。

河间地Riverlands

河间地是位于三叉戟河流域的肥沃地带。他们的统治者是奔流城的徒利家族。在远古的河流王灭绝后,河间地进入一个动荡的历史时期,其他的南方王国纷纷入侵,河间地多次易主。征服战争期间,河间地的统治者是铁群岛的霍尔家族,而徒利家族从来就不是河间地的国王。征服战争期间河间地的统治者是黑心赫伦,一个好大喜功,残酷无情,不得民心的王,因此战争开始大量河间贵族倒向龙王伊耿反叛黑心赫伦,首当其冲的便是艾德敏·徒利,龙王由此将河间地给予徒利家族。河间地的私生子姓河文(Rivers)。

艾林谷Vale

谷地是一处几乎被明月山脉完全环绕的区域,他们的统治者是艾林家族,是最古老的安达尔人贵族之一,在伊耿征服之前是山岭和谷地之王。他们坐镇鹰巢城,一处位于高山之上的城堡,虽然小却难以攻破,到达顶端的唯一路径是一条陡峭的羊肠小道。谷地的冬天十分严酷,穿越山脉只能在夏天进行。不法的高山氏族让行进变得更加危险。本地区的贵族包括杭特家族,科布瑞家族,雷德佛家族和罗伊斯家族。谷地的私生子姓石东(Stone)。

西境Westlands

西境位于河间地以西和河湾以北,由凯岩城的兰尼斯特家族统治,他们是从前的岩地之王。这个地区的百姓常被称为“西境人”。紧靠凯岩城的兰尼斯港是本地区的主要城市,也是维斯特洛最重要的港口城市之一。西境土地富含珍贵金属,这是当地的财富来源。西境的私生子姓希山(Hills)。

河湾Reach

河湾是由高庭的提利尔家族所统治的肥沃土地。提利尔家族原本是园丁家族的总管,园丁家族是伊耿征服之前的河湾王。最后一位园丁王孟恩四世死于怒火燎原战役,提利尔家族将高庭献给伊耿,作为回报,伊耿将高庭城堡和河湾统治权赐给他们。多恩和河湾之间的边境地区被称为多恩边疆地,居住在边境以北领主效忠于的提利尔家族,他们屡次与南方的多恩人开战。河湾最著名的城市是旧镇,这也是维斯特洛最古老的城市,学士的总部,也曾是七神教会的圣座。河湾的私生子姓佛花(Flowers)。

风暴之地Stormlands

风暴之地位于君临和多恩海之间,在东边则是被破船湾和多恩海与南方分隔开来。伊耿征服之前风暴国王统治着这里,之后则属于坦格利安家族的私生亲戚拜拉席恩家族。本地区的多恩边疆地是风暴国王所征服的领土,由卡伦家族和其他边疆地诸侯统治。风暴之地,河湾和多恩经常在边疆地开战,直到上个世纪多恩并入七大王国。风暴之地的私生子姓风暴(Storm)。

多恩Dorne多恩是维斯特洛最南部的土地,从多恩边境地的高山一直延伸到大陆的南海岸。这里是维斯特洛最炎热的国度,拥有大陆上仅有的沙漠。多恩人的好斗性格名声在外,他们的文化和人种都与维斯特洛其他地区截然不同,这是因为罗伊拿人的大规模移民。他们的食物、样貌和建筑颇为类似那些地中海式文化的国家如希腊和土耳其,而其他六大王国则更类似西欧国家。多恩接受了许多罗伊拿人的习俗,包括性别平等的长子继承制。多恩是维斯特洛唯一没有被伊耿征服的王国,他们是在坦格利安入侵两个世纪后才通过联姻的方式并入七大王国,这使得多恩保留了一定程度上的独立性。多恩的统治者马泰尔家族始终冠以罗伊拿式的“亲王”和“公主”头衔。多恩的私生子姓沙德(Sand)。

王领Crowlands
王领是铁王座之王的直属领地。这块区域包括君临以及周围地带的罗斯比城和暮谷城,处在谷地以南,河间地东南,西境以东,河湾和风暴之地以北。王领环抱黑水湾,维斯特洛最大的城市君临城也坐落其中。王领的私生子姓维水(Waters)。
塞外Beyond the Wall
塞外土地非常荒凉,既未经开发,也未经探索,只有长城一线的鬼影森林和苍雪之牙山脉较适宜生存,塞外气候严酷,寒冷,尤其是极北的永冬之地。尽管气候差,但塞外却生活着数目惊人的野人,他们多以部落和村庄的形式生活在一起。

宗教

1

旧神与新神
Old Gods & Faith of the Seven

旧神与新神(七神)信仰是维斯特洛斯大陆的主流宗教信仰。大体上来说北方人信奉旧神而南方人信奉七神。所以为了兼顾这两种信仰,许多人在起誓的时候是向旧神和新神一起起誓,"by the old gods and the new",以示自己的诚意。而所谓的“新”与“旧”是由于前者是先民们的普遍信仰,而后者是安达尔人带来的七神信仰。

旧神最早是森林之子信仰的神,是掌管着岩石、大地、树木的无名神灵。他们对于这一神灵的理解有点类似于《阿凡达》里潘多拉星球上那种万物生灵都由某种纽带互相联系的感觉。先民在与森林之子达成誓盟结束了漫长的斗争之后,逐渐开始像森林之子一样信奉旧神。由此旧神信仰在维斯特洛斯大陆盛行起来,曾经每一个城堡里都有一片神木林,在每一片神木林里都有一棵“心树”,而每一棵“心树”上都刻有一个人脸,人们相信旧神就通过这些人脸注视着他们。

据说没有人能够在“心树”面前说谎,所以人们在“心树"前宣誓,在"心树”前举行婚礼。

 

七神信仰起源于在东方厄索斯大陆安达洛斯山脉的安达尔人。所谓的七神只是一位神的七中不同形态,相传他曾化身凡人降临安达洛斯,化成天父摘下天上的七颗星放在安达尔人的第一任国王"山丘之王”哈格尔头上铸成一顶闪耀的王冠,化成少女为他带来嫩柳般娇柔的新娘,化成圣母赐予她多产,化成老妪预言她有四十四个强壮的儿子,化成战士将力量赋给他们的臂膀,化成铁匠为他们打造钢甲。

经由七神的指引,安达尔人西渡狭海入侵维斯特洛斯。他们在身上画上七芒星与先民作战,他们在所经之处砍伐见到的每一棵"心树",从最初登陆的谷地扩张至整个南方。“心树”的被毁使得旧神在南方失去了力量,这样安达尔人使得七神信仰在南方完全取代了旧神信仰。

而由于北境之王在卡林湾一线成功地抵御了安达尔人的进攻,旧神信仰在北境得以保存下来。这样的宗教格局一直保持到现在。

后来信仰的不同逐渐被大家接受,一些在南方的北方人重新在南方神木林的树上刻下人脸,以保持在"心树"前许愿祈祷的习惯。而一些北方的城堡里也修建了七神殿。例如说临冬城的神殿就是为史塔克夫人凯特琳的到来专门修建的。

如果说旧神信仰类似于现实中土著居民的萨满教的话,七神信仰无疑就是天主教的翻版:圣父、圣子、圣灵的三位一体对应七神一体,教会和教皇的设置还有人皆有罪的教义等等都十分相似。相比之下,新神对文化的影响大于旧神,而“七”被认为神圣的数字渗透到人们生活的各个层面:骑士在誓礼上被涂抹七层圣油、无处不在的七芒星、“七层地狱”的口头禅等等。尽管在形式上有所不同,新神和旧神还是有一些共通之处。在两教的教义中,践踏宾客权利、乱伦和弑亲的人都将受到神明的惩罚。(

2
two
红神与新神旧神
R'hllor & Old Gods&Faith of the Seven

红神是七大王国人对真主拉赫洛的称呼,又名光之王、圣焰之心、影子与烈火的神,代表光明、热量与生命。在红神教义中,光之王的死敌,寒神,或叫远古异神,代表黑暗、寒冷与死亡。他们之间永无休止的斗争决定着人类的命运。

红神信仰的一个核心就是“黎明之战”的故事:几千年前一个长达一整代人的冬天“长夜”降临人间,与之而来的是无边的寒冷与黑暗。这一历史事件在世界各地均有记载:在洛伊拿人的传说里,洛恩河在长夜里消失,由源头至赛荷鲁江之间的河段全部结冰;一则夷地的传说故事,说太阳因为羞于一些没人知晓的事而隐藏起来,最后一位有猴子尾巴的女人逆转了这场灾劫;在西方大陆的传说中,国王与猪倌一样凄惨地冻死,同时还有异鬼席卷人间。

在光之王的传说中,一位叫做亚梭尔·亚亥的英雄被选中,他为了对抗黑暗决定筑造一把神剑。“他不眠不休地劳作了三十天三十夜,当他把剑插入水中冷却时,剑却碎了。他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人,于是他从头开始。这一次他打了五十天五十夜,这把剑比上一把还要好,最后的成品比上次更精良。亚梭尔·亚亥抓了一头雄狮,准备把剑插进野兽的红心,借此冷却剑身,没想到剑还是断裂粉碎。第三次,因为他终于知道要怎么做了,他怀着一颗沉重的心,花了百日百夜铸剑。铸剑完毕后,他唤来了妻子妮莎·妮莎,让她敞开胸膛,把冒烟的剑插进了她仍在跳动的心脏,而她的血液、灵魂、力量和勇气全部注入了那把剑。终于打造成了光明使者。”而他就是用这把神剑击退了寒神。

在红神信仰的预言中,在长夏之后,“星辰泣血”,黑暗将再次降临。这时亚梭尔·亚亥将会转世重生,即“预言中的王子”,他将重新唤出“光明使者”与黑暗斗争,倘若他失败,世界将万劫不复。在剧中,人们普遍相信这一时刻已经或者马上将要来临,而亚梭尔·亚亥转世的身份成为了全剧几个重大谜题之一。

红神信仰起源于东方的厄索斯大陆,如今在东方已经相当盛行,到处都可以见到他们的寺庙和身着红袍的僧侣。最新一集出现的金瓦拉就是离奴隶湾最近的自由贸易城邦瓦兰提斯的红神庙的至高牧师。

反观维斯特洛斯,红神却不怎么受欢迎,只有跟随史坦尼斯的一些人抛弃了七神信仰转信红神。密尔的索罗斯被派到君临进行传教但是并没有什么成效,反而因为酗酒被人作为笑柄。红神信仰对其他信仰的零容忍也是出了名的,光之王的信徒声称除了真主拉赫洛的其他神灵都是伪神。在龙石岛的红袍女梅丽珊卓就烧毁了岛上七神的塑像。

红神与旧神这两个看似迥异的神灵其实有着说不清的复杂联系。两者的信徒都拥有一定程度的魔法的力量,而这些魔法有一定的相通之处。丹尼丽丝将魔龙重新带到这个世界之后,世界各地的红袍僧纷纷感到自己的法力大大增强了,甚至连密尔的索罗斯这种曾经的伪教徒都能够多次复活“闪电大王”贝里。

梅丽珊卓也是感到从那时开始自己能做到以前从来做不到的事情。当她来到长城之后,感到自己的法力进一步增强了,所以自己从未成功的复活术在囧身上居然能够起效。

长城本身是在森林之子的魔法的帮助下建成的,在它下面更有一些有魔法保护的秘密隧道。看起来这些魔法与梅丽珊卓的魔法有着某种呼应。除此之外,红袍僧和绿先知都具有预言的能力,一个是通过观察火焰,一个是通过绿之视野。

更让人困惑的是,旧神似乎和寒神有着某种共同之处。一般来说异鬼被认为是寒神的仆从,然而我们现在直截了当地看到异鬼正是森林之子创造出来的。加上传说中森林之子会进行某种血祭的仪式供奉神明,这让我们不由得把旧神与黑暗的远古异神(寒神)联系起来。

3
three
千面之神与红神七神
Many-Faced God & R'hllor&Faith of the Seven

 

千面之神即死亡之神,他拥有许许多多不同的面孔,但是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死亡。他的信徒奉死亡为解脱和神圣。“凡人皆有一死",生前并不重要,死亡方为平等。于是信徒们抛弃了自己的身份成为"no one",甚至抛弃了自己的面容成为"无面者",致力于将死亡带给人间。

无面者给予的死亡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渴求死亡的人可以自行来到千面神殿喝下某种神圣的黑水,便可无痛苦地死去。另一种是渴求他人死亡的人可以供奉自己的财产,无论贫困还是富有,必须将自己财产的一半供奉出来,无面者便能实现他的愿望。也许需要几天,也许需要几年,但是死亡必将达成。

千面之神的信徒认为七神中的“陌客”即为千面之神的其中一个面孔,事实上在七神信仰中“陌客”的功能也与死神非常相似。在七神殿中,其他六神的神像前总是摆满蜡烛和贡品,唯独“陌客”无人问津,人们甚至避及谈论他。因为陌客象征死亡与未知,象征自远方流浪至此的异乡人,永恒被放逐。陌客非男非女,却又雌雄同体,既非人类又像人类,未知而且不可知。他半人类、椭圆的面孔是黑色,眼睛是两颗星辰,永远藏在兜帽之下,他的面孔是死亡的面孔。

千面之神的描述与寒神的描述也有相似的地方,他们都是掌管死亡的神灵。千面之神与红神的信徒们所宣扬的也是两个极端。前者崇尚静谧与质朴,后者崇尚热量与生命力。这点从他们庙宇的布置就可以看出,千面神殿的黑白之院选用简单的黑白两种色调,内部十分阴暗;红神庙选用红神的红色调为主色,到处都是火焰以示光明。

千面神和红神有可能的另外一点联系是当艾丽娅救出贾坤的时候也救了笼里的另外两人,而贾坤说的是“你欠红神三条人命”。也许在贾坤看来他们三人本来应该被火焰烧死,他们的性命本来应该归属红神。当然也许这里他是指死神的另一种称谓。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千面之神信仰对其他神灵似乎并不完全排斥,它并不否认其他神灵的存在,只不过其他诸神各有各的功能,千面之神只关注一样东西----death。All men must die